掌上看吧 > 极品狂婿 > 第348章 只是单纯的婚姻关系
  京华粟女皇,为什么对这厮青睐有加?

  高铁那晚心脏病突发死翘翘后,黄老板就给韩师师拨了笔专款,希望她能尽早找到答案。

  韩师师没找到——

  毕竟粟女皇的私事,没哪个不开眼的,敢胡哔哔。

  可韩师师却把高铁的来历,查了个底掉。

  当然,也只是这厮回国后的来历。

  高铁,现年二十三岁,青山星辰化妆叶星辰的老公,本次来京华,是陪着老婆走姥姥家。

  不过闹得不愉快。

  无论从哪方面来看,高铁都没资格,和高高在上的粟女皇,有任何的牵扯。

  但他偏偏是粟女皇特在意的人。

  为此,韩师师百思不得其解。

  可现在,她找到这厮能吸引粟女皇的一部分答案了——知错就改,脸皮厚。

  高铁意识到做错事,说错话后,甘心被韩师师抽嘴巴,更是自抽,就是知错就改。

  脸皮厚,当然是因为他说啥,韩师师要是还生气的话,可以把他按在沙发上,强吻一番。

  就是现场逆推了他,他也保证半推半就的从了她——

  噗嗤一声。

  韩师师忍俊不住的笑声,让高铁感觉包厢内的光线,蓦然一亮。

  海晏河清,风平浪静。

  高铁不用再内疚,感慨都是发自肺腑:“韩大姐,你真漂亮。”

  你才是大姐。

  你们全家,都是大姐。

  韩师师心中腹谤着,坐在了他旁边,轻声说:“其实,你没必要和我道歉的。毕竟,干我们这一行的,本身就是会遭人看不起。”

  “那是偏见。如果没有你们,我们喝酒多无聊?”

  高铁信口胡说了句,又问:“你既然知道这些,干嘛还干这行?”

  “我想开个小公司。”

  韩师师实话实说:“我留学回来后,琢磨了很久,觉得只有干这行,才能尽快积攒起创业资金。”

  高铁点头:“嗯。付出的多,得到的就会多。”

  韩师师帮他倒上酒,又说:“不过,我还希望,能从夜场内,找到我的白马王子。虽说夜场就是个污垢之地,却也是检验一个男人的最佳场所。”

  高铁马上就问:“你看我怎么样?”

  “你?”

  韩师师一呆。

  高铁重重点头。

  韩师师哑然失笑,岔开了话题,问他那晚究竟怎么回事。

  就算韩师师贵为京华夜场七仙之首,平时陪人喝杯酒,都要一万块的小费,但她可没天真的以为,会和粟嫣然青睐的男人,成为幸福的一对儿。

  何况,这厮也是个有妇之夫。

  俩人真要是相交,韩师师感觉能成为他正式的情人,就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。

  给粟嫣然青睐的男人当情人,危险度太大。

  她心里怎么想的,高铁心里很清楚,只是笑了下,含糊其辞的说,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都被推进太平间了,停止的心跳,又启动了。

  看出高铁不愿意多谈这件事后,韩师师当然不会多问,再次岔开话题。

  她总是有意无意的,提到京华某位名媛。

  高铁也有意无意的,每当她说到这方面时,就岔开话题。

  韩师师想从高铁嘴里套出什么来,那和关公面前耍大刀,没啥区别。

  她套了老半天,不但没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,反而把她是哪儿人,家里都是有谁,迄今为止有多少人追求过她,以后想做什么等等,都被高铁套了出来。

  直等这厮说市场上啥牌子的卫生巾最好用,韩师师犟着说某品牌最好,他却不信,她刚要说“我都准备好了,要不要拿出来给你看看”时,才蓦然明白。

  接着,韩师师双颊飞红,攥起俩小拳头,在他身上乱砸起来。

  高铁不闪不避,哈哈笑着说喝酒,不醉不归。

  略施小计,就让京华夜场最出色的女孩子,连亲戚啥时候来串门的事,都差点说出来,这确实值得高兴——

  人在高兴时,就喜欢喝酒。

  酒量再大的人,只要喝的够多,都能喝醉。

  一般来说,人们喝醉了后,就会管不住嘴巴,啥事也向外说。

  高铁不会。

  他的酒量,他喝醉了后只会闭嘴睡觉,都是被莫邪浮屠拿鞭子,惨酷训练出来的。

  就为预防他以后喝醉了,会胡说八道。

  但今天,莫邪浮屠的鞭子,失去了效果。

  当韩师师满脸担心,劝他不要再喝,再喝会喝死——高铁一把推开她,顺势躺在沙发上,满脸痴呆般的笑,伸出了三根手指,含糊不清的说了三件事。

  第一,刚才如果韩师师答应他的“追求”,他会马上去民政局和她领证,以后就以让她成为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为己任。

  第二,他发现,他现在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最让他讨厌的人,用了七年时间来精心安排,赐予他的。

  第三,他无比渴望能掐死白若影,彻底忘记叶星辰。

  白若影是谁,叶星辰又是谁,她们和高铁是什么关系,韩师师都知道。

  高铁为什么想杀白若影,离开叶星辰,韩师师不是太关心。

  是谁赐予了高铁当前所拥有的这一切,韩师师也没心思去追究。

  她只后悔,刚才高铁表达出要当她的白马王子时,她竟然误以为是开玩笑!

  “韩师师,枉你自诩七窍玲珑。你其实,就是个笨蛋。这双眼,真该抠掉。”

  韩师师呆愣不知多久,才看着已经熟睡过去的高铁,后悔的只想从窗户里跳出去。

  无论高铁是不是有妇之夫,又是啥来历,粟嫣然都青睐的男人,足够成为韩师师的白马王子。

  她可以肯定,真要和高铁领了证,即便粟嫣然会觉得她最好去死——高铁也能力保她,安然无恙。

  只是,韩师师已经错过了这个机会。

  很多机会,只能出现一次。

  满心苦涩的韩师师,拿来一条毛毯,盖在高铁身上后,拿起手机,走到了阳台上。

  她最聪明之处,就在于很清楚这时候,该做什么事。

  林志东也是个聪明人。

  不但是他,整个北河林家的核心人物,就没一个是傻的。

  当林家核心知道粟嫣然的遭遇后,经过连续几天的紧急磋商,给出了最终答案。

  粟家在某处的四合院。

  这是粟老的住宅,平时只有他,保姆王嫂,和一个头发也已经花白的老头山伯。

  王嫂是二十年前,来到粟老身边的。

  山伯则是从二十一岁认识粟老后,就始终陪在他身边。

  林志东接过山伯递过来的茶杯后,轻声道谢。

  不知道怎么回事,他总感觉这个老苍头,是个披着绵羊皮的狮子。

  如果他稍稍流露出对粟老的威胁,就会被山伯一把拧断脖子。

皇冠det365可靠吗  等粟嫣然也柔声对山伯道谢后,林志东才深吸了口气,对粟太初点了点头,却对粟老说:“老爷子,粟林两家的联姻关系,不会被任何原因破坏。但,只是单纯的联姻关系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