掌上看吧 > 废柴逆天召唤师 > 第三千六百五十九章
  事出反常必有妖,顾白表现得如此淡定,而且把楚滢滢忘记得一干二净。手机端https://m..la

  齐昊甚至想,是不是万梵瞒着他动了什么手脚。

  因为能够在不知不觉之间做到这一点的,在齐昊眼中,大概也只有万梵了。

  齐昊偷偷去找了万梵,而万梵的回答,却让齐昊感觉到有些一头雾水。

  “你觉得我篡改了他的记忆?”

  “你天天看着,可曾看见我动手?而且你以为篡改一个人的记忆,是挥挥手就可以做成的事情么?我也要付出代价,付出时间同精力,而我为何要为了一个和我没有多少关系的小子,去费心做这等吃力不讨好的事情?”

  万梵反问得格外认真,齐昊被万梵问得哑口无言。他也不得不承认,万梵的话说得很在理上,是啊。

  她的确没有动手的理由。

  可是如此一来……

  顾白为什么会把楚滢滢忘得一干二净。

  他明明那么在意……

  齐昊有些疑惑不解,他的双眸有些失神地看向远方,却听见万梵说道。

  “跟旁人没有多少关系,那是他自己的心魔罢了。若是我猜的不错,因为他不想要面对这样的结果,所以才在自己欺骗自己,自己强迫自己遗忘了那段过往而已。”

  万梵的唇角略微抿起,勾起了一个若有似无的弧度。

  “逃避得了一时,难道还能够逃避一生一世不成?”

  齐昊其实想要替顾白辩解,但是他知道万梵说得有道理,只能够垂头丧气地低下头来,齐昊的眉头蹙了蹙,然后他轻声说道。

  “其实……”

  “他心里头一定很难过。”

  万梵却摇头。

  “遗忘不难。既然都忘记了,有什么值得痛苦的?”

  “有的时候,是记得才是难事情。”

  齐昊默不作声,他心里头其实也有点难过,这种难过细密无声,宛若潮水一般涌上来,让这少年心里头有些酸涩难忍,然后他低声说道。

  “那便算了。”

  连夜赶路,月明星稀,他同万梵的谈话,只是前往东荒途中的一小段插曲。

  而等着时间推移,他们面前,却多出了一条茫茫的大河!

  齐昊在远处,就能听见涛涛海水声,而等到齐昊走过来的时候,更是吃了一惊,海水涛涛,给齐昊一种极为浩荡的感觉,他从未见过如此浩荡的大河。

  齐昊深吸一口气。

  他默默地看向这大河,甚至以为这是一片海域。

  “上古东荒有大川,有汪泽,这是极为正常的事情。这片海域当年,曾经出过不少绝世大妖,也是一片厮杀的主战场。”

  万梵站在前头,淡淡说道。

  “我已经能够感觉到同古关内截然不同的妖气,你们当心一些。”

  万梵口中说的妖气,更加令齐昊心上揪紧了一下,他抬起头犹豫着看向那大河,果真能够看见升起的各色光柱,那些光柱融会贯通成各色气流盘旋升起。

  这些气流形态各异,河下不知道藏匿了什么,让人心惊胆战。

  不过万梵却又忽然开口说道。

  “不过你在古关里头碰到那个奇特少年,给你饮用的那碗酒倒是可以派上用场。”

  她看向齐昊的眸光,意味深长,异彩连连!

  “那碗酒不是改变了你的体质么,如此一来,普通的那些上古洪荒异兽,估计不会接近我们。但是——那碗酒也有坏处,正因为你的气息太过霸道强悍,所以若是还有招惹而来的家伙,必定是可怕到了极致的狠角色!”

  齐昊能理解。

  因为他如今的体质是铁血真龙体。

  自然能够压制下一些普通神兽之流。

  这些神兽畏惧真龙气息,是根本不敢接近他的。

  但是……除此之外。

  顶着真龙气息而来的,必定是觊觎真龙气的真正强悍上古异兽!

  这种存在,怕是一张口可吞日月,他若是独自一个人前来,怕是下场会极惨。但是有万梵的话……

  他看向身旁的女子,而这个面容绝美的魂修则是直接甩了甩袖子,语气轻松惬意得很。

  “你可不要看我。若是你当真招惹了什么大麻烦大家伙,我可不会帮你。”

  “你自己想办法解决去。”

  她不假思索地扭过头去。

  “我又不是你的保镖,若是你遇上什么困难,你自己解决。”

  她这句话说得斩钉截铁,毫不犹豫。

  “若是你指望我,便起不到任何试炼的效果了。而且我打算离开一段时间。”

  听到万梵前面那段话,齐昊苦着一张脸,而听见万梵后头那半句,齐昊却有些紧张起来,他可怜兮兮地看向万梵,低声问道。

  “离开?”

  “你打算去哪里?”

  万梵的眸光平静地看向齐昊。

  “我来东荒,本来就有我的目的。我要去的地方太危险,带你们也只是拖累。”

  尽管她说的是实话。

  齐昊还是有点受挫。他默默低下头,迟疑问道。

  “那你……打算什么时候离开?”

  万梵随意地伸了一个懒腰,然后慵懒地回应道。

  “等度过这条河流吧。所以——这大概便是我送你的最后一程路途,接下来的路,你要自己走了,祝愿你同顾白好运。”

  万梵说完这句话,还不忘朝着齐昊眨了眨眼,齐昊难以掩饰自己的失落之情,他默默盯着万梵,即便知道万梵迟早要离开,但是真正面对的时候,还是有些意外。

  而顾白则是看着面前的这条大江,这少年从背后抽出一把剑来。

  他问道。

  “这条江上,是不是等不到渡船了?”

  万梵摇头。

  “自然是没有的。就算上古时候有,也保存不了这么多年。”

  顾白点了点头,那把剑轻飘飘地在半空之中飘荡着,然后他轻盈地跳上去,看着他的做法,居然打算想要御剑飞行。

  齐昊虽然觉得这样很酷,但是看着远处烟波浩渺的宽阔江面,他又有些迟疑。

  “这样大摇大摆地过去,不会遇到什么麻烦吧?”

  顾白回答得极为冷静。

  “纵然遇见什么麻烦,总比在这里干等着强些。”

  齐昊一想,似乎也是这么个道理。

  而通宝鼠则是得意洋洋地跳下来。

  “等等,我有样好东西!”

  它从它的袋子里头摸摸索索了半天,然后掏出了一个硕大的葫芦,它笑嘻嘻地说道。

  “这比飞剑稳当好操作,我们用此物渡过这条大江。”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5分钟内会处理.举报后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